今天是

网站计数器:已有56980143人访问

校园生活

    联系方式

  •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海秀路59号
  • 学校办公室:0898-66712692
  • 海南华侨中学官方公众号

学子天空

凤凰诗社学生作品集
发布时间:2022-03-21    阅读量:1305

豆腐

高二27班 肖若洋


说起豆腐,我倒是有个从小就在想的问题:被石膏“点”了的豆腐,为什么还能吃?学了化学才知道,石膏的主要成分是硫酸钙,进入人体后溶于水变成硫酸根离子和钙离子,而这两样东西都对人体无害。这样,豆腐才得以有机会进入我们的肚皮。

 

凉拌豆腐很是好吃。《庄子》记载:“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这个椿,配上豆腐是再好不过的。摘些嫩芽,放热水中过一下,切成碎末,撒到豆腐上,淋点香油,就是一道不可多得的美食。原来邻居的院子里,便有一棵大香椿树。每到春天,树上便会长出许多香椿芽。邻居知晓我爱吃,每年春天待得发芽时,都会摘满满一大袋香椿,送给我来吃。那种刚摘下来嫩嫩的香椿,味道是市面上卖的所不能比拟的。如今那户邻居搬走了,香椿树竟也萎了。

 

梁实秋先生写过“锅塌豆腐”,是将豆腐切成数条长方块,裹上鸡蛋液,撒上芡粉,放入锅里油炸得两面焦黄。再将料酒等调味品淋上,“略烹片刻,即可供食。虽然仍是豆腐,然已别有滋味”。我尝试着做这道菜,但怎么也做不好,每次都是豆腐散开了,可能是选的豆腐太嫩了吧。

 

中原人喜欢往包子里加豆皮儿。豆皮儿,也就是千张,母亲笑称它是豆腐的“连襟”,都与黄豆有缘,但形态又有所不同。千张与胡萝卜切丝包进包子里,吃起来有胡萝卜的清香,味道也挺别致。我不喜欢吃千张,觉得那玩意儿又硬,吃到嘴里还没味儿。相比起千张,我还是更喜欢吃豆筋。豆筋鲜滑可口,色泽鲜亮,无论是凉拌、爆炒,抑或是煮汤,都是一绝。养眼又养胃。

 

早餐时喝一碗豆腐脑,也是好的。路边小摊上,几元钱一碗,自己去加调料,可以是咸卤水,顺便舀一勺煮熟的咸黄豆,也可以是透亮透亮的白糖。我比较喜欢喝甜的,总觉得咸的豆腐脑喝起来怪怪的,咽不下去。

 

老豆腐和豆腐脑长得像,但老豆腐没有豆腐脑的那种嫩滑。老豆腐做起来很简单,但如果到了大饭店,给你豆腐上整几个鲍鱼、海参,那身价可就不一样了。豆腐本是普普通通豆子做的,但如傍上昂贵的食材,便心高气傲起来,连吃这种豆腐的人也跟着有面儿。

 

我还喜欢吃日本豆腐。这种洋豆腐倒不是真豆腐,而是用鸡蛋做的。20世纪90年代,日本豆腐从马来西亚传来中国。我喜欢吃我家附近一家越南菜馆做的烧日本豆腐,豆腐皮儿是淡黄色的,加上几朵绿莹莹的西兰花,放在烧热的黑色铁板上,宛如一件艺术品,让人不忍下箸。味道也确实不错,鲜香嫩滑,口感和中国传统豆腐不同。

 

金庸也写过豆腐。《射雕英雄传》中,黄蓉给洪七公做了一道“二十四桥明月夜”,是用嫩豆腐球塞进火腿里蒸。洪七公尝后赞不绝口,一喜之下,就将郭靖收为徒弟。最终郭靖成了大侠,而其中洪七公对郭靖的帮助是必不可少的。看来,一个人想成功,不仅要有机缘、毅力,还要有一个会做菜的妻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