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网站计数器:已有31825427人访问

校史校友

    联系方式

  •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海秀路59号
  • 学校办公室:0898-66712692
  • 海南华侨中学官方公众号

峥嵘岁月·历史名人

沈从文
发布时间:2018-11-03    阅读量:409
抗战时期,中国文化重心南移,西南联合大学设址昆明,一大批文化名家大师云集昆明,私立育侨中学的学子也因此有机会得到了西南联大教授们的滋养,除了林超与杨少任两位校长外,查良钊、陈序经等人也都到育侨中学兼职从教。而在私立育侨中学的教职员名单中,还有“张氏四姐妹”的老三,当时任教于西南联大、声名赫赫的作家沈从文的夫人张兆和。
沈从文先是只身于1938年4月来到昆明,1938年11月,张兆和带着沈龙朱、沈虎雏二子取道越南,抵达昆明与沈从文团聚。后来毕业于中国公学大学部外语系的张兆和开始到育侨中学任职教授英语,由于敌机空袭,沈从文一家于1939年5月搬到呈贡龙街杨家大院,沈从文次子沈虎雏先生对在呈贡度过的童年记忆犹新,他在《沈从文的从武朋友》里一开头就说:“抗日战争时期,我家在呈贡县龙街149号,一住五年多。”而其住址后龙山上的龙翔寺即是育侨中学校址,并且杨家大院的前楼里也借住着许多育侨中学的学生,他们成为了沈从文一家的邻居,时常会有往来。而沈从文每当从西南联大回来,有空时也会到育侨中学授课,虽不是正式员工,却与育侨中学结下了不解之缘。
沈从文在《忆呈贡和华侨同学》一文中写到自己到育侨任教的事情:
那里有个华侨中学,是因为避敌机空袭,从城里迁到乡下的,共有三百多华侨男女同学,分住在两个小庙中。应校长的邀请,我也在那里尽义务教点作文。
沈虎雏在《沈从文的从武朋友》也写到:
不久,妈妈应卢校长邀请到育侨中学教英文,爸爸每星期上完西南联大的课,下乡日子也去龙翔寺讲两堂义务课,家里因此常有年轻华侨朋友来玩。
由于物价飞涨,当时的沈从文一家生活相当苦难,其写作所得的稿酬并不足以补贴日常家用,在家信中他也经常谈到物价和生活。正如王力记述的那样,“因为物价高涨的缘故,朋友一见面就互相报告物价,亲戚通信也互相报告物价”,人们“日有言,言物价,夜有梦,梦物价”。1939年10月14日,沈从文领到西南联大的薪水时感叹道:“东西太贵,如今生活仅能对付。”但就是在这样的困境中,沈从文到育侨中学兼课,却仍只是义务性质,不取报酬。而育侨中学的学生们也会帮其做一些力所能及之事,这些都给沈从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写到与育侨同学的交往:
华侨同学遇到我们一家大小四口挑了蔬菜粮食油盐柴米在人丛中挤得有点狼狈时,一定争着来帮忙送到家里去。这些同学是来自南洋各个不同地方的,有的和家中人早已失去联系,生活相当穷困,有的又还经常有点接济。他们品质中最可贵的一点,是在困难中相互热情帮助的精神,表现得特别好。常常一个人把家中寄来的钱完全借给大家作伙食,并不指望收回,等于全部捐献!年长一些的关心年幼的学习和生活,也成了一种习惯。这些好品质给我印象很深。
沈从文在呈贡的日子,与育侨中学的侨生有着如此密切的来往,也关注到侨生们的学习与生活,赞誉他们友爱互助的品质。而当时育侨中学的学子们不仅团结友爱,还多才多艺,在幼年沈虎雏心中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他回忆到:
每逢育侨中学开同乐会,全家都去捧场。在庙堂里木板搭的简陋舞台上,曾强鹏同学独奏小提琴,跺脚打拍子,扬起阵阵灰尘,有人边弹吉他边用外国话唱南洋歌,另一位用琴弓在弯曲的锯片上来回蹭,居然能对付着演奏乐曲,几个男女同学表演奇特的夏威夷草裙舞,令人眼花缭乱……这些演出让我确信:华侨人人多才多艺。 
整个龙街顿时热闹起来,乡场空地和育侨中学操场上,天天有第五军士兵出操、唱歌,还能见到骑高大战马的军官身影。当兵的唱歌,最好听一首是:“枪口对外,齐步前进,不伤老百姓,不打自己人……”我小小年纪,尽管还没见过中国兵怎么伤老百姓打自己人,听他们这样唱,心里也会热乎乎的。
沈从文一家在呈贡的五年多时间里,与育侨中学有着诸多交集,成为侨中校史中不可忽视的一段佳话。而沈从文一家与侨中的渊源也并不止于此,后来张兆和之弟著名作曲家张定和为《国立第二华侨中学校歌》谱曲,此校歌传唱度甚广,在当时人们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侨二中的这首校歌至今仍然作为海南华侨中学的校歌,并且成为海南侨中每年军歌比赛和大合唱比赛的必唱曲目,鼓舞着一代代侨中人精诚团结,不断奋进!